动态新闻
青蒿素知识 企业新闻 灵芝知识 灵芝功效研究 养生知识

400-033-3056

青蒿素知识News

彻底消除疟疾背后 | 这些中国人的付出有多少人知道

文章出处:广西仙草堂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更新时间:2021-07-16    点击次数:-

2021年6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新闻公报称,中国正式获得世卫组织消除疟疾认证。中国疟疾感染病例由1940年代的3000万减少至零,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中国的成功来之不易”。



疟疾,这种听起来很古老的疾病,似乎离我们很遥远。这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中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唯一获得消除疟疾认证的国家;这是因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一直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1967年的5月23日,一群科学家挤在一间小小的会议室里,接下了一项秘密的军事任务:抗疟。


他们中,有时年31岁的李国桥、37岁的屠呦呦、38岁的周义清。


彼时,越南战争爆发,比战争更可怕的是恶性疟疾。


美军在战场中超过半数人感染疟疾。当时,美国已经筛选了超过20万种潜在的有抗疟功能的化合物,几次迭代出初代抗疟药奎宁的衍生物,而一贫如洗的越南只能向中国发来求助。


李国桥“以身试针灸”疟疾疗法


这场名为“523”的项目开始后,广州中医药大学老师李国桥前往云南一个疟疾肆虐的小村庄,当时他主攻针灸对抗疟疾的研究,把病人的血用针注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感染疟疾。他坚持4天不服药,忍着冷战和高热,病到脾脏肿大,依然要求护士只为他实施针灸治疗。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每天发高烧,因为病人的血是隔天发作的,但我没有免疫力,所以天天都发烧。”李国桥没想到自己的体质不同,而导致不同的结果。通过以身试险,李国桥彻底死心了,证实针灸没办法治疗疟疾。


李国桥“以身试药”写“遗书”


1981年,李国桥为了验证恶性疟原虫每个裂殖周期引起二次发烧的理论,他还将疟原虫注射进体内,48小时期间不服用任何药物。


李国桥提到,在试药之前他跟多位从事疟疾治疗研究的专家讨论过,认为一定要用人体来做实验,不可以用猴子等动物,所以只能用人体来完成。


鉴于1978年青蒿素抗疟的成果全国已经鉴定,因此李国桥第二次“以身试药”时,底气明显足了许多,他基本没有了“以身试药”的后顾之忧。虽然如此,他仍旧做了发生意外的“准备”,写下一封“遗书”。


李国桥在“遗书”中写道,“这次试验完全是自愿的。万一出现昏迷,暂时不用抗疟药治疗……这是研究需要,请领导和妻子不要责怪试验的执行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为掌握了规律,对青蒿素有坚定的信心,李国桥才敢于冒险。在他的试药实验之后,他的主管大夫和其他7位志愿者也完成了“以身试药”的试验。最终证明恶性疟原虫48小时会引发二次发烧的理论。


现在,世界卫生组织编著的《疟疾学》和英国牛津大学的医学教科书,仍然记录着当年李国桥和他的同事亲身实验数据和研究结论。


疟疾肆虐.民间疾苦触内心


李国桥为何会在研究疟疾上那么执着,源自于他在抗疟期间的所闻所见,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内心。他说,自己研究疟疾的动力,第一是援越抗美期间,当时想着一定要战胜美帝国主义;第二则是到了基层后,看到疟疾肆虐所造成的民间疾苦。上世纪70年代初期,李国桥曾经到云南梁河县一个只有100多人的寨子里,那里每家每户都有疟疾病人,一个月以内就有8人死于疟疾。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74年秋,他还在云南的一个村子里看到,“一个患病的年轻母亲躺在门板上,两岁左右的女儿坐在母亲旁边,那名妈妈甚至无法起身照顾旁边的女孩。”


村民告诉李国桥,这名妇女的丈夫也是患上了疟疾,前几天才刚刚去世。而这名妇女患上的是脑型疟疾,是死亡率最高的一种。


而在这之前,“523”项目曾让李国桥把云南省药物研究所提取出来的青蒿素,用于临床实验。但青蒿素治疗恶性疟疾的疗效尚未确定,也没有任何临床资料可以参考。他只能通过不断的案例,来证明青蒿素的作用。


第一例,通过青蒿素口服给药,李国桥发现,患者体内的疟原虫不能发育了。开始他以为是偶发现象,李国桥又进行第二例、第三例试验……一直到了第五例,李国桥才相信,并认定青蒿素口服给药杀灭疟原虫的速度,比当时推崇的氯喹或奎宁静脉给药,速度要快得多。


图片来源于网络


面对这名患病的农村妇女,李国桥结合病情,分析研判后,决定对她用青蒿素救治。“在当时情况下,即便用传统的抗疟药奎宁也未必有用。”李国桥说。通过早前的试验,他相信青蒿素的效果更好。最后,经过救治,这名妇女终于获救,成了第一例青蒿素脑型疟治愈病例。


全球青蒿素供应主要来自中国


在国内疟疾渐渐消失之后,李国桥的抗疟范围,扩展到了世界各地,特别是那些深受疟疾影响的重灾区。


2004年,由于世界卫生组织采购用于治疗疟疾的奎宁产生了严重的抗药性,只能用中国青蒿草提取的青蒿素组成的复方才能救治,否则几亿的发病人群尤其是儿童将命悬一线。为此,世界卫生组织决定未来将从中国大量采购由中国青蒿素组成的复方产品替代奎宁治疗疟疾。


于是,中国国内掀起了疯狂收购野生青蒿草来生产青蒿素的风潮。由于当时国内的青蒿质量良莠不齐,且价格不规范,同时世界卫生组织担心青蒿素也产生耐药性而慎重采购,采购量远没有预计的量大,致使全国上百家盲目进入青蒿素提取行业的企业纷纷倒闭。


在如此低迷的时期,始终有一家中国企业在青蒿草的种源研究、规范种植以及优化青蒿素工艺、提升产品质量的道路上默默前行!这家中国企业就是广西仙草堂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或许是同样的坚守精神,2006年仙草堂制药董事长黄盛群与李国桥教授相遇,并为了共同的目标决定合作,共同研究如何生产出优质的青蒿素。


经过多年努力,科研团队最终研发出高含量、高产量的青蒿种源。


广西仙草堂制药董事长黄盛群与李国桥教授

广西仙草堂制药主要研发人员与李国桥教授


如今,仙草堂制药的青蒿种源一直处于行业前列,公司也拥有八大合作社和四万亩青蒿种植基地,产品质量超过欧洲标准,通过了全球基金认证,成为世界卫生组织指定供应商;是全球重要的青蒿素生产供应商,年产销青蒿素100多吨,占全球青蒿素产量的三分之一,每年供应一亿多人次用药,减少三十万非洲儿童的死亡。


屠呦呦当年作为“523”项目组的组长,第一个站出来以身试药。

图片来源于网络


科学家们纷纷跟随,他们用自己的身体点燃烽火狼烟,将关于药物的信息一个接着一个传递下去......


在屠呦呦因发现抗疟疾新药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背后,有多少幕后英雄为之不惜付出生命!


仙草堂灵芝 只为健康生活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了

返回顶部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